煒翔老師小檔案

我是加拿大高漢醫學院講師王煒翔很高興有機會幫各位服務,下面是我個人的簡歷:

王老師學經歷簡介:
  • 現任加拿大漢醫學院講師  (請參考該校養生課程教師簡介)    
  • 加拿大中醫診所聯盟醫師資格證
  • 加拿大域空特區中醫師執照會員証
  • 加拿大漢醫學院高級中醫師學士
  • 中醫師檢定考 及格
  • 台灣大學化學研究所 碩士
  • 化學工程科高考 及格
  • 工業安全衛生科高考 及格人事查核特等考試 及格
  • 曾任中國石油公司油礦探勘總處 工程師

BHB
養生專業課程網站:http://www.bodytalks2u.org 

如果有問題可以跟我連絡:

Email聯絡方式:
訪客網上諮詢:
  • Google Talkbhb928351117@gmail.com 
  • Skype帳號是wwwang1231,您可以用Skype與我連絡
健康養生社交網站:
連絡地址: 

City of Prince George

1100 Patricia Boulevard
Prince George, BC V2L 3V9
CANADA 

大中華地區養生服務站:臺灣省苗栗市育賢路25號


王老師《抗糖尿病》史:久病成良醫

現在我已經五十五歲了,這幾年來是我這輩子最健康的日子,我沒有住過醫院,一年難得感冒一、兩次,感冒了只要在小診所看個一次就好了,或著多喝溫開水也會好,我認為我應該可以活到80歲,回想以前經常生病、住院、死去活來的日子,心中無限感慨,也希望能幫助一些朋友,所以,我把生病的過程描述出來,希望這些過程有助於您的健康。

我曾經是生病、看病的大行家,曾得過的病有:腸躁症、慢性咽喉炎、常感冒、失眠、疲憊、腸胃飽脹、腎結石、肺炎、胃潰瘍、胃出血、糖尿病……,人生有那麼坎坷嗎?

一、以「王豆腐」的稱號開展我的童年

我生於1953年4月,在家祖父含飴弄孫的氣氛下出生的。記得在小學的時候就經常感冒,家父在中國石油公司台灣油礦探勘總處工作,中油公司的員工福利辦的很好,有員工專屬的福利社、麵包部、理髮部、醫務室…..等,那個時候「吃油飯」算是較好的工作。

小的時候我就是中油醫務室的常客,記得最常碰到的是陳大夫,他對人很好,臉上永遠掛著和藹可親的笑容,他胖胖的、臉圓圓的,笑起來就像「彌勒佛」一樣,加上醫術高超,白天在中油醫務室為員工及眷屬看病,到晚上還有很多熟人會到他家去看病,我就是經常白天找他看病、晚上也會找他看病的小孩。每次看到我去看病,陳大夫會笑呵呵的說:「王豆腐呀!你又來啦!」我就在王豆腐的稱呼中度過了國小、國中的學生生活,那時候最常得到的病是感冒、咽喉痛、發燒、消化不良。

二、高中生的「失眠」與「腎結石」

1970年代在苗栗鄉下,要考上大學可是不簡單的事,熬夜及缺乏運動以便掌握更多的時間讀書,是大部份的學生普遍採用的「短線操作策略」,我熬了兩年多,除了多次的感冒、咽喉痛、發燒、消化不良之外,又增加了「失眠」。

高三那年,有一天在走路當中突然腰腳無力而跪倒,腰、背疼痛、尿液非常紅,醫師診斷是「腎結石」,χ光片上顯示,有一顆米粒大的結石卡在輸尿管,以後就經常有輸尿管、膀胱發炎、尿液鮮紅等的症狀,打針吃藥苦苦折騰了三個多月,每次要打三針,分別是消炎、止血及擴張輸尿管作用的針劑,兩邊屁股不夠打,還要左右手臂輪著分擔打,三個月下來只剩下49公斤(170公分高)。

「高四」上補習班,從3月到6月天氣已經很熱了,從住處走到補習班約三條街,走到路上我穿長襯衫及長的衛生衣,一手拿資料另一手拿著一件大衣,大衣裏面還包著毛線衣,熱的滿身大汗,但是進到補習班,在大型冷氣機的吹襲下立刻噴嚏連發、鼻涕濤濤,一面清理,一面穿上毛衣及大衣,還要趕上老師的進度,經常生病吃感冒藥,日子就這樣熬過來了。

僥倖考上大學,男生在上大學前要上成功嶺受六週的軍事教育,聽說當兵是在有風的地方洗冷水澡,就讓我煩惱,要如何避免「感冒」呢?結果,我帶了42天份陳大夫的感冒藥,才勇敢地離家上山而去,訓練的第一週,還因為經常流鼻血而麻煩家裏人送藥到營區來,又由於太「仙風道骨」了,也沒有資格參加開訓及結訓典禮。

大學二年級曾經得到肺炎,由「東海醫院」診斷開藥,Ampicillin整整吃了一個多月才好,印象中Ampicillin是當時最新、最有效的抗生素。

大學四年、研究所兩年我都住在學校宿舍,那時候一般人對科學中藥的看法是「不夠力」,總認為效果沒有「現熬」的草藥好,所以,在有需要的時候,我會在寢室裏用小的「電湯匙」熬草藥服用,中藥的藥味四處飄散,頗讓人反感與反胃,也謝謝很多室友的諒解。

三、24歲時得「慢性咽喉炎」

大學畢業的那一年的某晚,睡眠又不是很好,半夜醒來覺得喉嚨乾乾的,雖多次喝水仍然很乾,次日早到中油醫務室耳鼻喉科掛號看診,醫生說是「咽喉炎」,吃了三個多月的抗生素,她才告訴我,慢性病是治不好的,從此以後才深深地體會到「過敏性、慢性」疾病的恐怖,這時我才24歲。

慢性病是治不好的病,只要覺得累,或睡不好,或打個噴嚏,咽喉就乾乾的,不久就逐步地發炎、化膿、發高燒(39度以上),難以吞嚥,住院打抗生素需要5~7天以上,出院後再續服抗生素7天以上,往往還沒有痊癒又再度感冒了,反反覆覆、拖拖拉拉,就是「慢性病」的特點,也就這樣地,我長期的看「耳鼻喉科」吃抗生素了。

四、26歲服兵役起,開始對針劑的抗生素過敏

研究所畢業,走入部隊,在高雄衛武營待了三個月,我仍然被挑選為無需參加開訓及結訓典禮的人。預官訓後,我到金門後勤單位當人事官,在軍中過著「朝八晚五」的生活,下班後還可以運動,健康雖然稍有改善,卻仍然經常感冒及咽喉腫痛。

從16歲起,醫師就開始打盤尼西林(penicillin)幫我治療咽喉痛,到了軍中,醫官看我的咽喉痊癒的很慢,就另外加打鏈黴素(streptomycin),也就是說,咽喉痛去看病,除了三餐及睡前吃「安比西林」之外,還要在左右屁股各打一針,分別是盤尼西林與鏈黴素。記得有一天,我又咽猴發炎起來,晚上九點晚點名後,又往醫官那兒報到。醫官看完病,幫我注射了盤尼西林及鏈黴素各一支之後,不到三十秒鐘就有強烈的耳鳴、呼吸困難、眩暈,醫官立即給予我打了一支強心針…,那種「生命脫離身體」的感覺才逐漸消退…,在床上昏暈了半小時,全身虛脫的就好像生場大病一樣,神智清醒後,醫官告訴我說:「你對盤尼西林及鏈黴素過敏,以後這兩種抗生素都不能用了。」從此以後,在軍中住院就改打Lincosin,但不久也沒效了。吃的抗生素如紅黴素、Ampicillin等仍需長期服用。

在軍中也有「輝煌」的住院紀錄,小住院七天到半個月已忘了幾次,有兩次住了一個月,分別是在花崗石醫院與東沙醫院。

五、約28歲時得「腸躁症」、「胃潰瘍」與「十二指腸潰瘍」通通一起來

退伍以後,健康仍無起色,一年約十餘次的感冒,及全年無休的「慢性咽喉炎」,每年吃藥至少300天份,吃藥後腸胃的飽、脹、放屁、打嗝,食欲差等症狀,也沒有停過。由於體質虛弱,感冒時就會發燒到39度以上,咽喉紅腫化膿,需住院治療。長期的吃藥我得到了「胃潰瘍」與「十二指腸潰瘍」,「腸躁症」也跟隨而來,逐漸嚴重的鼻炎、鼻蓄膿也越來越常發生,感冒咳嗽拖延的時間也愈來愈長,到30歲左右每吃到抗生素就會口淡、沒有食欲及昏睡,我的體質已不堪使用西藥了。

30歲起「自力救濟」學中醫,在一些中醫長輩的指導下,希望透過神奇的中藥來改善體質,經數年的努力通過了中醫師檢定,但是已沒有體力再進修了。

一般來說,中藥的藥效和緩、副作用較小,但依然無法解決體質虛弱的問題,我常服用的中藥有十全大補湯、八味地黃丸、六味地黃丸、補中益氣湯、四君子湯、蔘苓白朮散、二至丸、龜鹿二仙膠、還少丹等,但是配方中有熟地者,服用三天後必嚴重腹瀉,有當歸者會拉肚子及口乾,有白朮的會口乾、舌燥、咽喉痛、失眠,漸漸地對黃耆、人蔘、薏苡仁、鎖陽、半夏等30幾種常用的補藥都難以服用,服後就會有副作用,尤其是稍微有「利尿、燥濕」的藥,服後往往使咽喉痛由「慢性變成急性」,為了克服這些中藥的副作用,需以其它藥材搭配剋制,以白朮來說,四君子湯中的白朮每天份從0.05公克起用,每週再加量0.05公克,為了要克服口乾、舌燥、咽喉痛、失眠的副作用,還需添加麥門冬、天門冬、玉竹各2公克,這樣仍沒有成功,體質也更加劣化,且愈來愈多的中藥不能使用了,對我而言,中醫藥典籍中記載的「神效」似乎是不正確的。

六、約32歲起,開始有「低血壓」、「體質寒冷」、「長時間感冒更難以痊癒」

當然這十年當中,感冒、咽痛、高燒、住院、退燒、出院等事都不斷的發生,吃抗生素、打新抗生素的老戲也不斷地重演,每次都給家裏帶來很多麻煩。

身體衰弱的程度也更加可怕,每次感冒,咽喉都會嚴重的化膿,需要打點滴退燒以及補充營養,「發燒、退燒」可就是一件不簡單的事,開始發燒時全身疼痛,全身冷的發抖,牙齒打顫,蓋上兩床棉被也止不住那股從身體裏面透出來冰冷的寒流,等到寒冷停止的時候,體溫會升高到39度以上;吃退燒藥退燒的時候也會冷的發抖、牙齒打顫,一面退燒一面出大汗,每個毛孔就像關不住的水龍頭一樣,很快地頭髮、內衣、衛生衣都會濕透,就像浸過水一樣,退燒的過程也需要數十分鐘到一小時,而且每次發燒住院的第二~四天,每天會發燒、退燒各兩次。打點滴的時候,也會造成病房的「奇觀」,不管是冬天還是夏天,打點滴前都需要覆蓋厚重的大棉被及全部的衣服,點滴打入手臂就覺得一股冷流從手臂鑽入,繼續的往上走,鑽入心臟,不到兩分鐘就冷的全身發抖,牙齒也會嘎、嘎、嘎、嘎的打冷顫,一瓶點滴以最慢的流速打了兩個多鐘頭,打完了、冷完了還需要昏睡一〜二個小時以解除「冰凍」過後的疲勞,這種奇怪的虛弱現象都需要跟醫師及打針的護士解釋一下,他們也覺得是「難得一見」,到冬天打點滴的時候更需要蓋上兩幢棉被及別人厚重的大衣,用來抵抗這股「寒流」。每次的發燒、退燒、打點滴的過程都等於「經歷」過一次「死去活來」的感覺。

記得有一次約下午四點多,感冒頭痛剛發作起來,頭立刻就痛得像錐刺一樣,眼淚、呵欠齊來,胃翻翻滾滾的想吐,立刻趕赴診所就醫,看診時已是下午5:20許,護士打針之後我覺得很累,就在打針室的病床上昏睡了,被搖醒的時候(她看到我一動也不動,就碰碰看還會不會醒?)護士告訴我說,現在約晚上八點,我說我再休息一下好嗎?接著又昏睡著了,再度被搖醒的時候,護士小姐說:「已經快九點四十分,我們要下班了,請回家好嗎?」我昏昏沉沉的起來,很努力的走回到20多公尺遠的家,倒頭睡到天亮,才有了活過來的感覺,可見體質的虛弱已逐漸承受不了一般的針劑了。

七、胃出血而獲救

已經記不起是那個暑假了,太太帶著孩子們到澳州「遊學」,已經腹瀉拉稀黑水便好幾天,卻沒有警覺。某日下班後,鎖上鐵門,單獨在三樓「吃泡麵」,突然間天旋地轉、呼吸困難、心臟蹦蹦跳、全身汗出如漿,暈了過去,醒來後覺得沒什麼,但是稍一移動身體,又「天旋地轉、呼吸困難、全身汗出如漿」的暈過去了,而且暈過去的時間很長,我直覺到生命有危險,想好自救的步驟是:
  • 1. 打電話求救。
  • 2. 爬到樓下打開鐵門。
就開始行動了,首先爬近電話,緩緩地坐到桌旁就暈了數次,撥出電話,說:「來救我!」又暈過去了,爬近三樓防盜門,起來開門又暈過去了,醒來後,頭下腳上的下樓梯往一樓爬,隱約聽到門外的喊叫聲,是親戚朋友們來搭救了,我爬近一樓鐵門,開門後,他們將我扛上車載到省立醫院,不知道打了幾袋血漿,才有了生氣。次日中午,全身寒冷發抖高燒,退燒後,傍晚又全身寒冷發抖高燒,又退燒,這樣大約每隔六小時發燒、退燒一次,醫師說是輸血過敏,本院無法治療,又轉到長庚,住了十天醫院才「康復」,醫師開了一個月的Losec及Amoxicillin以治胃潰瘍,我「恭敬地」告訴醫師說,我吃抗生素會反胃、食欲不振及疲累、昏睡。醫師說,這是最有效的療法,必需堅持的服用下去。但是我服了三天就停用了,畢竟我不能一個月不上班都請假在家裏昏睡呀!

八、約35歲起,開始有「糖尿病」

慢性咽喉炎的急性發作仍是最可怕的事,咽喉潰爛後的修補也愈來愈困難,急性、慢性使得咽喉總是爛爛的,吃到鹹的、酸的食物都會很痛,吞食物更痛,「慢性咽喉炎」使人生變得很痛苦。

35歲了,身體有了轉變,每餐只有半碗多的飯量,卻逐漸增多到兩碗,經常每天拉肚子三~五次的腸躁症,逐漸轉變成便秘,約每二~四天才排出硬便一次,整天都口乾舌燥,雖然大量喝水也不能稍微解渴,尤其是嘴唇,好像被油煎過一樣,又乾又痛,含著開水也不能止乾止痛,平時走路都會累的發喘,飯前肚子餓的發抖,連筆都握不住,有心慌氣促出冷汗的現象,吃飯的時候會覺得很焦急,盛碗飯加冰開水讓飯很快地降到適當的溫度,就可以快速地「喝下」一碗飯,才會有舒服的感覺而逐漸「止抖」,飯後會累的昏睡。經由醫學檢驗所抽血檢驗,飯前血糖是162.5,醫師說是「糖尿病」,可能是「年老力衰」所以「三多」症的感覺特別強烈(註:三多症是糖尿病的特點,指的是多尿、多飲、多食),哎呀!真是「屋漏偏逢連夜雨」,十年的努力,不但不能稍減病勢,反而多了「糖尿病」,於是,又開始大量使用「消渴丸」、「玉泉丸」之類的藥方,且需要避開不能使用的中藥。累積起來我已一身是病,糖尿病又是公認的絕症,人生茫茫,頗有「不久人世」的感慨…。

九、43歲起生技漢方救了我

43歲(1995年)是真正大轉變的一年,一位生物科技專家所研究的產品,竟使我幾乎完全改變了體質,45歲起我很少感冒、鬧肚子,喉嚨痛也很少發作,糖尿病也沒有症狀了。配合養生的生活習慣而逐漸改變了老化的體質。

十、生物科技與漢方研究

1995年我遇到一位藥學專家,他看到我唸過中醫就問我說,為什麼甘草可以解百藥毒?百藥毒的成份是什麼?解百藥毒的化學反應是什麼?在那裡解?解了以後變成什麼?…,這一連串的問題我都沒有辦法回答,但是當年讀中醫藥物學的時候就背過去了,並沒有詳細研究這些文字的含意,之後,我們瞭解到生物科技結合古漢方醫學,會讓古漢方中所描述的功效重新顯現出來,這項研究將會改變人類服藥的習慣,希望由我自己的試驗成功能嘉惠更多的人。



 >> 請繼續閱覽王老師專業證照


生病要看醫生,常生病需要養生,病難好就要靠BHB養生!給糖尿病、過敏疾病、老化及慢性病等持續正確樂活養生的朋友,找回自己天生的免疫力,遠離疾病保健康!

台灣養生專線:0928-351-117(白天)    索取免費樂活養生手冊請 EMail 給王煒翔老師 (加拿大漢醫學院講師)   免費報名養生講座請BHB體質養生官網報名,機會難得請把握!